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体中文

烟台晚报《宋兴光:让泥巴“活”起来》


    127出版的《烟台晚报》于B02版报道了我校宋兴光老师与陶艺的故事。

现原文转载如下:

    烟台老百姓其实对陶艺并不陌生,几年前,我市有数家陶吧,由于市场问题,大多数没有生存下来。然而烟台第一职业中专的陶艺工作室名气却越来越大,培养了一茬又一茬的学生走向社会,工作室的老师宋兴光功不可没。今年初夏,宋兴光的作品《雅士》还在第十三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上获得了中国工艺美术金奖。
  宋兴光不到50岁,莱州人,1984年毕业后在烟台一职从事教育工作,接触陶艺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如今,桃李满天下的他,依然沉醉在陶艺沉着古朴的美中不能自拔。

    鸡蛋大小的黄泥瞬间变成小鸟

  “你们不要小看这块泥!”昨日下午,一职专陶艺工作室的宋兴光老师正在给学生们上课,一块鸡蛋大小的黄泥,不到三秒钟,仿佛变魔术般,在他的掌心中变成了一只憨态可掬的小鸟,引来学生的阵阵惊呼,“我刚才都没看清”、“老师是怎么捏的?”陶艺课几乎成为一职专学生最喜欢上的课,这门课得到最多的评语是 “好玩”两个字。
  2005年,一职专进行教学改革,想增加一门提高学生动手能力的课程,几经商议,大家一致认为陶艺对开发学生的空间、造型、色彩等能力非常有帮助,尤其是能激发学生的创意。当年夏天,宋兴光单独一人利用暑假的时间到淄博学习陶艺,后经几年的不断学习和琢磨,在陶艺和教学方面又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在烟台一职校园外围的一个陶艺工作室里,记者在熟人的介绍下,见到了宋兴光老师。三十多平方米的工作室的中央,有一张很大的工作台,工作台的南边是数台拉坯机,内侧有一个小屋,里面摆满了
  纸张和造型夸张而意味浓郁的陶艺作品。甚至他泡茶的茶壶也是自己做的,粗犷中蕴含着精致,几乎每个地方都能看出宋兴光的独特用意。
  记者看到包括茶盘、茶壶、茶杯在内,以及桌子上的笔筒、砚台等等许多器物都是宋兴光自己捏出来的,像茶杯还封了釉,非常有味道。“用简单的话说,好玩是陶艺最大的魅力!”宋兴光说。

  陶艺绘画完美结合《雅士》一举获金奖

  “其实最初我对雕塑很感兴趣,但是由于多方面原因,我并没有从事雕塑方面的工作。学校决定开设陶艺课,满足了我多年的愿望,毕竟陶艺和雕塑有相通的地方。”
  凭着一腔热情,宋兴光不断学习不断提高,终于获得了社会和专家的认可。喜欢陶艺的同时,他也喜欢绘画。尽管二者有造型和方法的区别,但是他认为二者之间有相通之处,他充分发挥自己这两方面的特长,做出了一些大师级的作品。记者在办公室看到了这些既有夸张的表情又符合美学特点的陶艺作品,老人和孩子或坐或立或抱,具有非常浓郁的生活气息,老人大张着嘴,露出硕大的门牙,笑得十分开心,老人身上穿的棉衣上的几个疙瘩扣仿佛真的一般。
  今年初夏,宋兴光在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第十三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的作品《雅士》获得了中国工艺美术金奖,他自谦道:“是误打误撞的,不能说明什么问题,非常偶然。我这个系列作品是陶艺和绘画的一个结合,二者风格比较一致,才获得了评委的青睐。”
  宋兴光获奖作品的一个扇面上如此写道:“黄绢半册,清茶一杯,对坐两人。”充分说明了宋兴光恬淡的生活态度。

  平民化陶艺
  拥有无限创意

  宋兴光认为陶艺具有其他艺术种类所不具有的特点。“每个人都与泥土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情结。玩泥巴是一个大人和小孩无障碍交流的媒介。不管两个人再怎么不合拍,在玩泥巴时往往能取得共识。”宋兴光说,陶艺是个很平民化的东西,像以前几乎每个孩子都玩过泥巴,而现在在钢筋水泥混凝土的包围下下,孩子们几乎没有接触泥巴的机会。“陶艺同时又很高深,我经常对学生讲,老师学了七八年的陶艺,至今没有摸到陶艺的门槛,更别说登堂入室了。”
  使用不同的手法捏出不同的造型,不同的温度、在窑里的位置,都决定作品的窑变,也正是这种未知的不确定性吸引了宋兴光。“跟十月怀胎似的,不出生你永远不知道孩子会是什么样子。”不仅是他,玩过陶艺的人大部分都会迷上陶艺。宋兴光说:“在工作室里,一个老烟民曾经坐了一天一根烟也没抽,全身心地投入到陶艺创作中,可见陶艺的吸引力远远大于烟瘾。”
  “陶艺的创意性很强,随便拿出一块泥巴来,随意地捏几下,就会捏出一个意想不到的东西,“曾经有个三岁的小孩来到工作室,用手攥了几下,捏了几下。这个作品换一个角度来看不少人都以为是大师的作品。”宋兴光笑着告诉记者。

  耳濡目染
  女儿也爱上陶艺

  当记者问及有没有最满意或者最高兴的事情。宋兴光想了一会儿,他认为他的学生最让他自豪。
  一职专的陈原彤,今年秋天参加了2012年度光华创业精神大奖烟台地区复赛暨全市职业学校学生商业计划书比赛,《爱泥陶艺工作室》项目获得一等奖;还有的学生成立墙体彩绘公司,获得了一定的市场份额。
  不过在采访中,最让宋兴光津津乐道的还是他的女儿,在他言传身教的熏陶下,宋兴光的女儿也逐渐迷上了美术,喜欢上了陶艺。考大学时,她毅然放弃了油画,选择了陶艺。最终如愿以偿,考入中国唯一的一所陶瓷高等学校———景德镇陶瓷学院。
  现在女儿上大二,对陶艺有了进一步的理解,经常在网上跟宋兴光探讨陶艺方面的问题。宋兴光说:“她经常把她的作品发给我,说说她的观点和看法,我也把我的作品发给她看看,让她评价一下,可经常被她批评。”
  在随后的作品讲解中,宋兴光点评最多的还是女儿做的几个陶艺作品,不吝赞美和鼓励之词:“你看这个小鸟的翅膀捏的,你看这个作品胳膊的走势,都非常有创意,从她的作品中看到了真。女儿的陶艺总是怪怪的,我想可能拙而有灵性,可贵!”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采访中,记者深切地感受到,陶艺实际上表达的更是宋兴光的一种恬静高雅的生活态度。他的一个学生在他的QQ空间留言道:宋老师,我喜欢你的工作室,那种氛围让心安静让人陶醉!这是喧嚣的都市生活所没有的。
  莫言曾在“贫富与欲望”漫谈中用最质朴的语言谈到许多最基本的道理,获得了宋兴光的认同:在人类没有发明空调之前,热死的人并不比现在多。在人类没有发明电灯前,近视眼远比现在少。在没有电视前,人们的业余生活照样很丰富。有了网络后,人们的头脑里并没有比从前储存更多的有用信息;没有网络前,傻瓜似乎比现在少……交通的便捷使人们失去了旅游的快乐,通讯的快捷使人们失去了通信的幸福,食物的过剩使人们失去了吃的滋味……如今的人类生活已经丧失了许多情趣且充满了危机。宋兴光简单快乐的生活,让人羡慕的同时心生敬意。
  宋兴光正是通过一职专的陶艺工作室,让更多的人快乐地享受生活中的每一天。

 

原文链接如下http://ytwb.shm.com.cn/html/2012-12/07/content_2848905.htm